产业观察|突破供需矛盾、专业人才两大瓶颈 推动养老服务体系更加完善

 摘要:目前,我国人口老龄化和老人“空巢化”日益严重,养老服务水平整体较低,不少地方养老服务供给和实际需求不相匹配,如何解决供需不匹配、护理人员专业化等问题,是未来提升养老服务水平的两大关键任务。

  本报记者 赵碧报道

  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步伐加快,养老成为整个社会无法回避的问题。

  据媒体报道,目前,不少地方养老服务供给和实际需求不相匹配,大城市优质养老机构“一床难求”而农村养老机构却呈现床位空置。

  与此同时,农村的养老机构普遍很难招到护理人员。招到之后也很难留住人才,导致护理水平较低。

  因此,如何解决供需不匹配、护理人员专业化等问题,是未来提升养老服务水平的两大关键任务。

  供给结构性矛盾突出

  国家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我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有2.41亿人,占总人口17.3%,这也就意味着,全国每6人中就有一位老年人。

  而截至2018年6月底,全国各类养老服务机构和设施共计15.6万个,各类养老床位达到700多万张,从业人数超过70万人。需求与供给之间的矛盾仍十分明显。

  不过,这种供需矛盾在北京、上海等大都市更显突出。“北上广深的养老院平均需要排队10~15年。”“寻遍京城找不到一张符合条件的临终关怀床位。”

  与大城市“一床难求”的紧俏情形不同,在河北、山西、安徽等省份的农村,养老机构床位空置现象却非常严重。以安徽为例,安徽省农村敬老院床位已达27.7万张,但集中供养对象只有9.8万人,尚有近18万张床位处于闲置状态,床位利用率38.8%。

  中国健康管理协会专家指导委员会主任张世平说:“90%的居家老人基本处在自维的状态,难以获得及时有效的社会服务。7%的社区养老,由于各种条件有限,也不能满足老年人就地安养的需求。3%-4%的机构养老,不仅数量有限,而且结构性矛盾非常突出,一床难求和空置率高并存。”

  中研普华研究员揭小兰告诉《中国产经新闻》记者,如今我国城镇化率在逐年上升,城市人口在逐渐增加,农村人口锐减,这就导致城市人口非常密集,城镇人口上升,但是医疗物质增加的速度又比较缓慢,这就导致城市看病人多却没有床位的现象。而农村人口在减少,同时农村人口在看病方面有“拖延”的情况,只有到了不得已的情况才去医院,这就使得农村的床位利用率不高。此外,对于一些大病或者农村条件治疗不了的病,农村人也基本上会到城市中去治疗,因此这也加重了城市“一床难求”的情况。

  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爱宁(上海)养老服务有限公司创始人夏君说道,在上海、北京,包括某些二三线城市,这类城市对于床位的需求量已经达到了相对饱和的状态,符合要求的床位达不到饱和,与农村的床位闲置,大城市养老机构一床难求,形成较大的对比。

  护理水平待提高

  一些省份的农村养老机构床位利用率不高,如果合理加以利用,可以解决一部分老人的养老问题。

  揭小兰建议,一方面,可以给予农村人口入院一定的补贴,农村人不愿使用床位很大原因是在意价格,不愿花钱;另一方面,提高农村的医疗水平和设施,这样农村人不需要跑到条件更好的城市中去。

  夏君指出,缓解农村的床位闲置不成问题,现在养老的床位农村都有。最主要是农村有没有很好的护理人员去为这些老人去服务,这就是现在存在的一个问题。也就是说,我们的护理人员愿不愿意在农村,去为老人进行服务。

  据了解,在民营养老机构,科班出身既懂业务又懂管理的负责人凤毛麟角;各养老机构很少有专业的社工人员,老人的活动几乎都由护理人员兼职组织。在这些养老机构,让老年人安度晚年,实际变成了只是照顾他们的“吃喝拉撒睡”。

  “其实不是说一床难求,也不是说闲置的问题,说到底,这些老人在入住之后,有没有护理人员为他们服务,这个是最重要的。”夏君说道。中国其实不缺专业的服务人员,缺的是真正为老人做护理的服务。

  业内人士建议,通过规划专业教育和加强岗位培训来壮大养老队伍力量。一方面,医科院校在医护类专业内分方向进行人才培养,在充分调研社会对养老服务人员多元化需求的基础上,结合自身优势,拓展人才培养方向;另一方面,采取多种模式开展养老服务专业人员培训,如依托相关院校对工作人员进行专业培训;成立专门的培训机构培训没有职业资格证书的工作人员;举办职业技能竞赛、职业技能鉴定等促进人才质量提高。此外,还要对从业人员的职业发展和上升空间给予更多支持。

  夏君认为,可以对现有家政人员上做一些调整。把以前做母婴护理的、家政保洁的服务员,通过专业化的培训,变成养老院的护理员。如果变成养老院的护理员,这当中就会涉及到两点:工资水平和转型时间。养老院的护理员,如果在市区的话,相对来说他的工资水平会比较高,如果在郊区或农村的话,这个工资水平就可能就像一个保洁员的工资。那么,导致的结果就是,因为知道这个职业的工资比较低,所以说,第一,这些人员不愿意进行培训,第二,没有时间去接触整个养老服务的意识。第三,很多家政公司、培训学校,也不愿意去培训这些人员。

  探索医养结合

  按照国家“9073”工程,居家养老、社区养老和机构养老人数比例为90:7:3,即97%的老人将以居家为主,和子女生活在一起,或者依托社区的养老服务中心提供日间照料。

  前不久,18部委联合发文的《加大力度推动社会领域公共服务补短板强弱项提质量 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行动方案》中提到,全面放开养老服务市场。到2022 年,全面建成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补充、医养相结合,功能完善、规模适度、覆盖城乡的养老服务体系,社区日间照料机构覆盖率大于90%,居家社区养老紧急救援系统普遍建立,“一刻钟”居家养老服务圈基本建成。推动民办养老机构发展,取消养老机构设立许可,支持境内外资本投资举办养老机构,落实同等优惠政策。深化非营利性养老机构登记制度改革,允许养老机构依法依规设立多个服务网点,实现规模化、连锁化、品牌化运营。鼓励民间资本对企业厂房、商业设施及其他可利用的社会资源进行整合和改造后用于养老服务。开展城企协同推进养老服务发展行动计划。

  需要指出的是,人口老龄化和老人“空巢化”的日益严重,而社区养老和居家养老服务水平整体较低,未来如何建设我国养老服务体系,满足老年人养老需求?

  夏君说道,要建设中国的养老服务体系,满足老人的需求,先从服务员的培训体系和服务员从事的量去努力。如果说这前面十年是属于中国式建设大量的硬件设施的话,那么今后十年的养老服务一定是建设大量的软件设施,说到底就是怎么让老人在养老院里面,通过机构照顾日常生活和专业的人才来进行护理。

  也就是说,未来一个养老院,配置有一定床位后,养老机构的医生、护理人员数量配置比例可以提高。

  近年来,各部门大力推进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补充、医养相结合的养老服务体系建设。揭小兰认为,建设我国养老服务体系,满足老年人养老需求,这需要从很多方面来考虑。第一,夯实居家社区养老服务基础。第二,健全“医养结合”健康支持体系。第三,丰富养老服务业态。第四,推进老年宜居环境建设。

□东方今报·猛犸新闻记者李国强通讯员李建辉

  “穿着婚纱到沙漠和你结婚”

  原标题:社评:美吊销中国学者签证堪称愚蠢之举

W020190416369277188895.jpg

  利物浦总比分4-3巴萨,完成欧冠逆转神迹。红军的决胜球尤为让人惊叹,小将阿诺德依靠惊人的“演技”,成功欺骗了巴萨所有球员,送出了致命助攻。赛后巴萨球迷在悲伤的同时,只能感叹球场套路真多。

  “这是对你在惠特曼县期间和职业生涯期间非凡篮球职业生涯的认可,你和你家人做的那些教育健康慈善工作影响到了我们国家和巴哈马的年轻人,这令人钦佩,我们感激你为华盛顿州立大学所做的一切和你代表我们在全球范围的表现。”

posted on 2019-05-30  作者:admin  阅读量:

栏目导航

Powered by 快发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